<source id="trley"><track id="trley"></track></source>
    1. <b id="trley"><acronym id="trley"></acronym></b>
      1. <table id="trley"></table>
        <source id="trley"></source>
      2. 我的位置:首頁>文章詳情

        四大一線人口均負,拐點已至還是時代翻篇?

        人口趨勢,正在發生逆轉。

        日前,31省份2022年常住人口數據紛紛出爐,雖然廣東、山東、河南在常住人口總量上分列前三的格局未變,但其中僅有17個省份常住人口實現了正增長。特別需要注意的是,我國有19個省份人口自然增長率為負,河南、山東、甘肅、安徽、北京、云南、陜西等7個省份人口自然增長率在2022年首次轉負。

        在中國人口負增長背景下,2022年我國主要城市的人口增量情況也發生了巨變。兩年前,廣州、深圳等常常霸榜城市人口增量首位,但這一趨勢不復存在,去年武漢摘得了人口增量的桂冠,今年則是長沙,中西部再次奪得人口增量的冠軍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人口均出現負增長,分別較2021年減少了4.3萬人、13.54萬人、7.65萬人、1.98萬人。這標志著我國人口流向出現了趨勢性轉變,新一輪區域間的人口洗牌正在開啟。

        強省會的人口時代來臨

        四大一線城市,過去一直是人口涌入的首選地,人口流動“孔雀東南飛”現象也十分明顯。

        1998年,中國實施住房制度改革,開啟住宅商品化,而城市化浪潮也隨之而來。同年,北京人口數量為1245.6萬人,到2022年增長到2184.3萬人;而上海的人口數量在1998年是1527萬人,2022年增長至2475.9萬人。

        北京、上海人口的增長的黃金時代,大體上始于2001年北京申奧、2002年上海申博成功,止于2013年政府提出的“有序放開中等城市落戶限制,合理確定大城市落戶條件,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規?!?,防范和治理日益嚴重的“大城市病”。隨后,北京和上海的人口增量增長放緩,到2017年,北京出現了人口增量在改革開放之后的首次下滑,上海在2015年、2017年也曾出現短暫的人口增量負增長。

        而同為一線城市的廣州、深圳繼續高歌猛進,領跑人口增長。這一情況持續到2020年,到2021年,廣州的人口增量從2020年的43萬人暴跌至7萬人,2022年人口增量變為負增長,減少了7.65萬人。與廣州的情形相仿,深圳去年人口增量也減少了1.98萬人。

        我國的人口趨勢,正在從“孔雀東南飛”到強省會人口時代崛起。

        近年來,受原材料價格上漲、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影響,我國產業逐漸向中西部地區轉移。

        根據工信部賽迪研究院發布的“2022年度先進制造業百強城市榜單”顯示,長沙、成都、武漢、合肥、西安、鄭州等中西部城市躋身榜單前20。這些強省會崛起,使中西部與東部經濟強市有了一較高下的機遇。2017年,武漢打響了“搶人大戰”第一槍,全國各大城市紛紛入局,連北京、上海也坐不住了,相繼調低落戶門檻,吸引頂級人才。

        人口隨著產業走,雖然強省會在工作機會、收入、教育、醫療等方面,與一線城市還存在差距,但在生活成本上,強省會的優勢也很明顯。例如,素有“炒房客墓地”之稱的長沙,從2016年開始,長沙實施了七大舉措調控房價,之后長沙房地產常年保持每平方米10000元的均價,其房價甚至跟很多縣城持平。據智聯招聘發布的《中國企業招聘薪酬報告》顯示,2023年第一季度,位列招聘月薪榜首的上海平均薪酬為13433元,排名第14位的長沙平均薪酬為9795元,二者收入差距沒有太大,但房價差距卻顯而易見。

        未來,隨著產業轉移、房價調控等因素影響,西安、長沙、合肥、成都等中西部城市或許會成為更多人的“理想之城”,強省會的人口時代也即將啟幕。

        從人口紅利到人才紅利

        四大一線城市的人口負增長,京滬更多是嚴控人口規模所致,廣深則是疫情影響下的短期現象,并非自身吸引力不足。期間更值得人們注意的是,我國人口出生率的下跌,所導致的人口趨勢的變化。

        以東北三省為例,黑龍江省2022年人口3099萬,較2021年減少了26萬;吉林省人口2347.69萬,減少了27.69萬;遼寧省人口4197萬,減少了32.4萬。東北人口整體上減少了約86萬,其中遼寧省更是成為全國人口下降最多的省份。

        事實上,在大多數省份,雖然其整體人口出現負增長,但省會人口卻能保持增長態勢。這也意味著,對于非核心三四線城市而言,城鎮化帶來的紅利即將消失,一批中小城市將逐漸“鶴崗化”。

        這一趨勢不僅僅發生在東北,就連中國經濟最發達的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也不能幸免。2022年,珠三角9城,除了珠海,其余8座城市人口均出現負增長;長三角41城,上海、徐州、阜陽、鹽城、宿州、宿遷、亳州、連云港、泰州、淮南等城市都出現了人口負增長。根據貝殼找房的相關數據,江門、肇慶、宿遷、淮南等地不少房源總價都低于20萬,變成了“白菜價”。

        細心觀察會發現,這些人口出現負增長的中小城市,大多是產業薄弱或者資源枯竭型城市,比如淮南、銅陵、宿遷,與東北鶴崗相似,都是依靠煤炭、鋼鐵等產業發展的資源型城市。

        這些城市因資源而繁榮,終將因資源而衰敗。再疊加高鐵等便捷的區位交通優勢,加大了人口流出速度。對于想外出奮斗的年輕人來說,家門口就是車站,外出打工更加便利。一條條鐵軌像吸管般,正在虹吸中小城市的人口,這些城市也將淪為收縮型城市。

        無論是城市抑或是經濟,不能適應新的變化,就難以保持競爭力,也無法獲得持續發展。在中國人口負增長背景下,我國的城市和經濟需要適應新的變化,開拓出一條新的發展路徑。近日召開的二十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中提出,以人口高質量發展支撐中國式現代化。未來,推動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變,成為了中國城市與經濟發展的出路。

        青島財經日報/首頁新聞評論員 孫夢

        責任編輯:崔現香

        評論一下
        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      亚洲精品一级AV_欧美人与欧美福利视频_国产人片18禁免费看片_亚洲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亚洲人成无码网站